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暴力虐待  »  屍姬

屍姬

文強來到這裏有一上午了,太陽毒辣辣的,口幹舌燥又餓又累的文強口袋裏

分文沒有。



「老子不過是穿個小樹林,也碰到穿越了,這是啥子地方啊!我勒個去,喵

了個咪的!」



文強幾乎是爬著走到一個小鎮望著這些民國服裝百姓仰天歎道。



「難道我要做第一個餓死的穿越者?」



文強摸著肚子看著來往人群自嘲道。



文強可不認爲21世紀毛爺爺能在民國用。



「屠家開開流水席,走大家一起去看看。」



「他家莫非有什麽喜事?」不對啊,前兩天才死了女兒。「



「噓,別多嘴,今天就是他家女兒大婚日子,這是招婿拜堂一起呐。」



文強聽著過往人群說流水席,免費吃,早就樂了,急上火跑去。



等文強跑去屠家的時候已經早有一大群人在那裏了,但是飯菜都沒上,所以

一個人也沒吃倒是議論紛紛。



「屠老爺,你倒是開席啊,我們這群人早等著呢。不會是讓我們白來吧?」



底下一名富商大聲道。其他人也跟著起哄了。



「大家稍安勿躁,小女前些日子遭不幸,被人所累,老夫白發人送黑發人,

本來是風光大葬日子,但是昨日小女托夢,至今未婚卻亡,更是怕老夫一人膝下

無子女照顧,所以特托夢老夫來招婿。」



台上中年胖老爺也就是屠老爺頓了頓。



「今日有毛遂自薦者做著女婿,老夫這才開席。不然光有新娘,無新郎,怎

可行?」



話一落,頓時人群不停後退,誰願意娶一死人?何況那女子死的蹊跷,假上

吊,結果不知遭了什麽報應,那貓被烏鴉驚嚇,結果一撲,將闆凳給弄掉了,那

死的那個冤。那猙獰面容至今看到的人還還怕,誰敢去娶??



要知道不管是黑貓還是烏鴉特爲邪門。兩者合一,那還了得,附近人都嚇的

冷汗津津。



雖然畫風略熟,但是文強沒多想,什麽死的慘啊,蹊跷什麽的,作爲一個無

神論者文強才不計較這些,爲了肚子著想,當先站了出來。



「既然屠老爺招婿,在下不才,也不想讓諸位鄉親們久等了,願在府上作婿。」



屠老爺聽聞聲音看去,發現是一名眉清目秀男子,個子中等,一頭短發,穿

的類似西洋裝,看上去知識分子,心中大喜過望。



不是文強又是何人?比起附近歪瓜裂棗,文強可以說是出類拔萃了。不過屠

老爺如今心中卻是別樣滋味,本來哪怕是歪瓜裂棗也認了。卻來了一名,相貌端

正,留洋歸來的知識分子。若是嬌嬌還在的話,此子也算不錯歸宿,可惜。



「不知先生哪裏人士,又在哪裏高就過?」



屠老爺裝模作樣問道。



「在下文強,老家在湖廣地區,前些年留洋國外,今年才回鄉探親,路經此

地。」



「好,好,如此文強就做我半個兒子了,小女屠嬌嬌泉下有知也是幸甚。」



屠老爺大悅道。



「嶽父在上,受小婿一拜。」



文強強忍不適厚著臉皮對屠老爺作揖道。



「好好,賢婿免禮,各位鄉親們快快入座。」



屠老爺臉上都快笑出花了,本來再沒人就準備找治安隊長那個貪財矮冬瓜的,

結果出了個金龜婿,雖然不久後可能變成死龜了。



一群人,你來我往,你幹我敬,推杯換盞不亦樂乎。文強也吃的不亦樂乎。

隻說長途跋涉,餓久了。



天色漸晚,馬上是新郎,新娘入洞房時刻了。那些客人也都走了。



「阿財,阿旺,還不送姑爺回房?」



屠老爺對兩個家丁說道。



「文強,也不早了,早點歇息吧,哎,人老了不中用了,熬不得夜,老夫先

回房了。」



屠老爺轉頭對著文強歎道。



「嶽父說笑了,您正值盛年,龍精虎猛,哪裏有半點老態。」



文強陪笑道。



「文強啊,早點歇息,晚上別到處亂跑。好好陪這小女。



屠老爺笑眯眯點了點頭道,想起什麽歎了口氣走了。



「姑爺請。」



旺財兩人作勢帶路道。



文強隨著2人出了福苑,越走越偏,到處一片荒涼還有一處小樹林所在。



「我說兩位兄弟,這是去哪裏啊?」



文強趕緊問道,這尼瑪畫風不對啊,現在不是睡覺嗎,怎麽跑荒郊野外的?



「當然去送你見小姐。」



阿旺露出森白牙齒一笑道。



聽到此處,文強心中一驚,準備隨時出手了結這兩個家奴。此時吃飽喝足,

精神飽滿,以現代民間散手搏擊打法,文強打兩三個人是不成問題的,要是生死

相搏出手偷襲成功率更大。學武時文強就更傾向學習台下擒拿,摔法和下手陰狠

毒辣的死穴打法,而不是傾向擂台比分賽。



「姑爺別誤會,小姐沒住在老爺那,我們這是帶您過去住而已。」



阿財連忙賠笑道。



「原來如此。」



文強恍然笑道。



文強也不想浪費一次榮華富貴機會,宴席上也打聽過,這屠老爺是沿海一帶

首富,甚至和港督都有些關系,在這裏可謂手眼通天人物。文強不過是現代社會

一屌絲,能攀龍富貴也不想浪費機會。



不過三人因爲此事氣氛卻是冷淡下來了,說說笑笑也停了,也不知剛才阿旺

是有意這樣說還是無意的。



三人來帶一片荒地,四周寸草不生,鳥蟲聲絕迹。



阿旺和阿財兩人一把再一個墳地拉開地面暗門,一個小地道暗門擡了起來。



「姑爺請入洞房。」



兩人對視一眼作勢道。



文強也不猶豫,本來就是爲了榮華富貴,不過是和死屍睡幾晚而已。



文強入內,兩人連忙關閉暗門,好在裏面透氣強,倒也不擔心憋死。



墳內,有一普通新房大小,四周貼了大紅雙喜字,一女屍身穿大紅新娘裝束,

紅蓋頭躺在床上。



文強看這裏基本上和洞房花燭差不多樣子,也不甚在意,拿起桌上的喜酒喝

了幾杯。



「也不知那屠嬌嬌是什麽模樣,怎麽說是名義上老婆。」



文強尋思著走到床邊掀開女屍頭蓋。



隻瞧那女屍,面色慘白,眉宇間略顯兇狠和戾氣,顯然平日裏是個刁蠻大小

姐,天大地大我最大人物。脖子處還有勒痕。



「今晚你就別睡床了。」



文強捂著鼻子嘀咕道。



如今是仲夏,盡管屠嬌嬌沒死多少日子,但是屍體也散發淡淡異味了,盡管

身上熏香掩蓋但是還聞的出來。



文強一把抱住屠嬌嬌屍身入手倒算軟綿,但是分量卻比活人重太多了。



文強拖了會終于將他老婆塞進衣櫃。



一把躺在床上,累的荒,三兩下就睡著了。



文強睡覺有個不好習慣,喜歡亂動,或者喜歡抱著點什麽,被子枕頭的,睡

姿更是沒有十七八種,也有八九種,睡覺都能睡出個花樣。



文強正睡眼迷離中,感覺懷中抱的多了點什麽,觸手柔軟倒是沒在意。沒過

幾米頓時一個機靈驚醒了過來,腦中電光紅石中瞬間閃出一個念頭,尼瑪,墳裏

多出個人??



「我勒個去,怎麽回事。」



文強看著床上女屍腦門冒汗看著匪夷所思一幕,怎麽從衣櫃裏出來的?



文強依然不認爲死屍能自己跑出來。



「狗艹的,肯定是旺財兩人做的惡作劇,想嚇死老子?呸!」



文強暗罵道。



「砰砰砰砰……」



文強狂敲暗門聲音傳了出去。



暗門外墳墓上面睡夢中旺財兩人立刻驚醒了。



「我說阿財,這,這不會是出了什麽事吧?」



阿旺腦門冒汗抹了抹吞了口唾沫結巴道。



「我怎,怎麽知道。」



阿財這時也好不到哪裏去。



「要,要不我們回去吧。」



阿財又澀聲道。



「現在回去,肯定被老爺打死,要不你應聲?」



阿旺深知屠老爺手眼通天,在他手下做事敢陽奉陰違被發現絕對死的淒慘。



「你怎麽不應聲?」



阿財也不甘示弱爭執起來。



兩人幾下扭打起來互相指著。動靜弄大了。



「TMD,果斷是你兩小子在外面,嘀嘀咕咕說啥了,你們不會一夜沒睡,

在外面吧?」



文強聽到暗門後的聲音心也定了下來更加怒火中燒。



文強一嗓子一吼,外面頓時靜了下來好似時間靜止了一般。仲夏時期此時附

近卻是冰涼刺骨,一種陰寒氣氛從兩人心中升起。甚至小小旋風從地底一溜煙轉

過,不細心根本看不出,甚至隱隱傳出嗚嗚聲。



「姑,姑,姑爺是你嗎?」



阿旺忍不住還是應了。



「廢話,不是我,裏面還有第二個人不成?你兩到底幹嘛,大晚上不睡,消

遣老子是不是?」



文強一聽大怒吼道。



「不是,是老爺吩咐我兩在這陪著姑爺的,看姑爺有什麽需求。」



旺財二人一聽此言倒是放下心來了。



「滾JB蛋,快開門。老子非揍死你丫的不可。」



文強一聽大怒,本來被他兩耍了,還敢拿便宜嶽父壓他,叔叔可忍,嬸嬸不

可忍。



「老爺吩咐還過半個時辰才行。」



阿財放下心來笑道。



「捏多規矩,你們是耍老子的是吧?還老爺規矩,真是狗膽包天,老子老婆

你們兩也敢動?難不成她還自己走動了不成?」



文強惱怒喝道。



旺財二人聞聽此言當場嚇尿了,他們新姑爺可是一點裝腔語氣也沒有,明顯

是認真的。



兩人隻覺得此處陰風陣陣,此時四點多鍾,卻不見什麽鳥兒。



呱呱呱,兩隻烏鴉突然飛過!



死兆報呤!



可是!



兩人看到詭異一幕出現了,飛行中烏鴉突然僵直從天上掉了下來。



恰巧就掉在兩人腳邊。通紅眼睛冒出仇恨目光死死盯著墳墓裏。



一陣涼氣從腳底直沖旺財兩人身心。



烏鴉間接導緻或者說害死了屠嬌嬌。這是他們知道的。



但是他們還聽鎮上毛大初毛天師說過,這是陰屍還魂。屠老爺爲富不仁,殺

人盈野,傳言那僵屍本是是個好官兒,化爲僵屍也不甚害人,天師本想放過,卻

被屠老爺自作主張乘其不備,點燃太陽天火焚燒而死。



故而戾氣不絕,化身爲鴉報複屠家,可惜屠老爺命硬,卻克死了女兒。



旺財兩人僵直身體臉色難看對望起來。半響撒腿跑了。



文強聽兩人腳步聲跑了,直接睡床上小咪了會,絲毫沒發覺屠嬌嬌身上異味

已經淡到沒有了。



「大熱天的,這裏居然還這麽冷,真是奇葩。」



文強一把扯過被子蓋在身上打著冷顫喃喃道。



終于快到正午的時候,暗門才被打開。



「旺財這兩個狗日的呢,跑哪去了?」



一開門文強大怒道。



「他們回老家了。」



兩名新面孔家丁一聽,連忙賠笑道。



「他老家在哪裏,老子活剮了他兩!」



「老爺說了,他兩老家在陰曹地府,他兩去了老家就回不來了,他們不聽老

爺命令隻能流放回去了。」



聲音生硬無比還帶著某種恐懼。



「你們不會也學旺財二人一樣半夜偷跑進來整我吧?」



文強暗歎便宜嶽父心狠手辣但是口中卻淡淡問道。



「當然不會,我們可不想回老家。」



兩人連忙搖頭道。



文強白天也沒什麽事可做,幾個狗腿子領著他到處逛,美名其曰熟悉業務産

業。而就在幾人到處閑逛,鬥雞遛狗的時候,屠老爺已經派人將旺財二人一身血

液偷偷灌溉在屠嬌嬌墳上,墳頭像是活物一樣緩緩吸收著鮮血,直到一丁點血迹

和血腥味都沒有,看的幾個家丁直打顫。



如果文強細心點的話會發現,這劇情和某個很像僵屍道長影片劇情差不多,

可惜沒有。



此時逛街的文強倒蠻細心的,因爲看到一老兩小的老盯著他看,直走向前來

到底是什麽事情。反正如今狗腿子多,還怕什麽老弱病殘敢打他歪主意?



「師傅你怎麽老盯著那人看?看他過來了。」



旁邊一矮冬瓜對老人說道。



「這位老人家,您老是盯著我幹什麽?不知在下可有得罪地方?」



文強見那老者雖矮胖禿頂,但是面色紅潤,精神飽滿,一臉正氣倒不像什麽

宵小之輩,便客氣道。



「沒什麽,隻是觀先生面相奇特而已,而且最近更有煞氣,陰氣,戾氣,纏

繞先生天庭,若無事的話最好晚上最好別到處亂跑更不能一個人呆在外面,遠離

屍體,烏鴉等物。」



老者侃侃而談道,一旁兩跟班還是徒弟什麽的連忙拉著老者衣袖示意別說了。



「在下文強,不知老先生高姓大名?」



文強尋思道原來是個江湖術士,還是行了一禮,畢竟是老人沒有惡語相向。



「老夫毛大初,師承茅山,今師徒三人躲避戰亂才從北平過來。」



老者見文強禮數周道,也自報家門。



「我師父乃是出名的捉鬼天師,您要是有什麽事情直接找他,鎮上上次僵屍

事件,就是我師父制服的。」



旁邊瘦高個是個機靈人,連忙對自己師父擡高身價。



文強作爲一名無神論者,沒親眼見過鬼和僵屍,或者鐵證的話根本不會相信

的。



「我如今身有要事,就不叨擾諸位了。」



文強也不好揮袖而去,隻好淡淡告別道。



「這是十塊大洋,大師替我看相也不能白看,收著吧。」



文強從口袋中拿出十塊大洋遞給毛大初到。



「隻是看下面相而已,先生不必如此,而且老夫也沒看出太多問題,先生命

理太過奇特。」



老者擡手拒絕道。



「師傅你就收下吧,我們如今晚飯還沒著落呢,還要租房,開店門哪樣不缺

錢?這十塊大洋,正是貴人相助啊。」



廋高個見師傅還要拒絕連忙從文強手中奪過大洋連忙道。



「謝謝先生啊,下次光臨。」



一邊說一邊陪笑道,那賤賤樣子讓人忍俊不禁。



文強對著老者道了個別,也不理會那小子,直徑走了。



「奇怪,奇怪,好奇特的命理,好奇怪命理。」



老者看著文強背影喃喃道絲毫沒有理會廋高個和矮胖子爭奪欣賞大洋打鬧情

景。



「師傅,人都走了,你還看什麽,這人有什麽奇怪的。」



矮胖個子看師傅一副失神樣子忍不住道。



「你們不懂,常人若是三種陰狠毒邪氣彙聚天庭,會黴運連連,七日內必死

無疑,這種情況可能性更大是妖邪吸其陽氣。更可怕的是此人命理帶血色紅光可

以看出前不久克死了兩條人命,自動過濾邪氣,更有諸邪不侵,萬法不破痕迹甚

至轉移給其他人,世間怎麽有此等人物?」



文強並沒有聽到這些,聽到了可能也不在乎,如果此人說和毛小方有些關系

或許文強能注意到前因後果了,甚至明白自己和別人體質差異了。



三次元和二次元,三維度生物和二維度生物能沒有差異?一個紙面上書畫電

視存在,一個是真實存在的。否則不然穿越小說金手指亂開,要麽氣運逆天?位

面意識能忍?沒辦法金佛要進小廟喧賓奪主,所以隻能用金手指都是用來消減這

尊大佛。進去了別想出去了,一個半三維生物了還想回到三維現實世界不成?



夜色漸深,在身邊人催促下,文強買了幾隻燒雞,燒酒,一些夜宵回去墓穴

了。



亮麗月光透過墓穴照在屠嬌嬌屍體上,屠嬌嬌顯的更加豔麗非凡,甚至多了

些許妖豔,如果不算身上開始散發出的寒氣的話,還以爲是活人。



守在暗門後兩名家丁不敢離開此地分毫,生怕遣返回老家。盡管此時陰風陣

陣,好似有鬼怪哭訴。嘎嘎嘎聲音響個不停。



嗚嗚嗚嗚



似哭似泣,好似追魂奪命。



兩名家丁都沒有發現自己此刻臉色慘白,好似大病一場過。仲夏天氣更是凍

的渾身發抖。



此時墓穴內的文強吃著燒雞,喝著燒酒,倒是覺得無礙。隻是稍微有點涼意

而已,更是沒發覺他背後的豔麗屠嬌嬌屍體手指動了動。



若是常人在此,早就坐立不安,山珍海味都吃不下了,勉強強壓心中恐懼也

是發洩在食物上,絲毫沒有像文強此異類輕松愉快的吃宵夜了。



盡管傳言旺財二人沒動過屍身,常人聽到早不自在了,連靠近屠嬌嬌屍體都

不敢了。



但是文強不在乎,隻覺得兩人要回老家的時候死鴨子嘴硬而已。



這就是無神論者在神話妖魔世界的可怕之處。你不敢的,老子敢做。



毛大初作爲一個天師是有道行暫時魂穿地府的能力,更能敬畏神佛。假如文

強當著地府判官或者毛大初面說:「玉皇大帝是老子孫子。



作爲現代人什麽東西都敢寫,都敢說,還怕區區一句玉帝是我孫子?這在舊

社會是不可思議的,特別這種妖魔時有出現世界。



文強酒足飯飽後就準備歇息了,但是床上一件女屍始終不舒服的,準備再把

她拖回衣櫃。



一瞧那女屍,卻跟昨晚大不一樣了,昨日那完全死屍般的慘白已經沒有了,

反倒是肌膚如玉般光滑,面色也是豔若桃花栩栩如生前,抱起時觸手更是滑爽,

但是比昨日冷了不少。如果說是昨天像塊溫玉,今天是快冷玉了。



正所謂飽暖思淫欲,此時一看這便宜老婆豔麗非常,色心就起了。



按正常發展,屠嬌嬌賄賂地府人員,從判官手中得了一套煉屍回魂之法,托

夢給他老爹。謊稱7日後可以複活。



那屠老爺也是思女心切,便照她所做。最後那保衛隊隊長矮冬瓜貪財無比又

是屠嬌嬌未婚夫,最後屠老爺威逼利誘,最後在墓穴吸盡陽氣而死。那矮冬瓜第

一天就嚇個半死,第二天晚上就被旺財二人堵在暗門內不能出來。隻能胡吃海喝

壯膽。第三天好言相勸幾人在墓穴內打牌,結果其他三人半夜被詭異動靜嚇個半

死,扔下牌就跑了,還堵住門不讓那矮冬瓜跑出來。第四天矮冬瓜凍僵了。



七日之後,屠嬌嬌怨魂徹底融合了自己屍身,煉成玄陰魁屍大,法。成就無

敵屍王。



本來僵屍乃人死後怨氣所化産生靈智,從這點可以看出,僵屍和生前本人是

不相同的了,基本上魂魄已經歸了地府,而是屍體因怨氣從還殘留在身體中惡魄

誕生靈智所化,成了第二人格奇特存在,本質上不是同一人了。腦細胞裏存在記

憶自然也被讀取了,而爲了無牽無挂徹底斬斷過往關系,所以每當僵屍出來害人

第一個殺的便是自己至親之人。



屠嬌嬌自然不懂這些,隻是按煉屍之法所做,屠老爺自然被複活後的屠嬌嬌

第二個吸光鮮血而死。第一個自然是新婚丈夫了,雞肉味嘎嘣脆。



所以嚴格來說屠嬌嬌算是屍鬼,半屍半鬼。怨魂強占快成僵屍身體裏的惡魄,

類似借屍還魂,同類同體同惡,玄陰,玄煞,又有生怨氣,死怨氣合一。簡直是

喪盡天良,喪心病狂,盡管意識清醒卻早已瘋狂。若非最後被天雷所斃,捉鬼大

師也要變成死屍了,整個沿海地帶包括香港都要變成鬼蜮死域……



當然文強是不知道了,反倒是色心大起,正常人見屍體異狀早嚇尿了,文強

21世紀什麽沒見過,什麽獸@ 交,戀屍癖什麽傳聞都見過。何況名義上老婆做

點什麽也沒什麽吧?再說大燕國有個皇帝就幹過,這事情。



文強在桌上翻找了會,拿起一抹稀薄的絲綢,不是爲別的,而是怕感染。畢

竟是具屍體,現在又沒套子。



屠嬌嬌又不是什麽YIN娃DANG婦。複活後逆推不可能,雞肉味嘎嘣脆

還差不多,她老爹都被她咬死。主角又沒什麽魅力系統光環加成,否則不會差點

餓死了。人啊,沒有無緣無故愛,也沒有無緣無故恨。



屠嬌嬌生前就是大小姐脾氣,死後更是覺得老爹作孽害了自己,不同意自己

和秋生在一起,更對秋生癡心女鬼移情別戀,恨意滔天,這些都害成自己枉死誘

因。



如今盡管在融合體內惡魄,但是周圍還是可以感知的,「看」到這個便宜丈

夫開始脫自己衣服時,心中更是五味參雜。



昏暗燈光下,屠嬌嬌屍身煥發著如玉般光澤,甚至還有少許紅暈。更讓文強

刺激的是屠嬌嬌居然是「白虎」下身沒有有絲毫陰毛。



這也是文強了,這時代其他人早嚇的沒魂了,本來詭異邪門還加上白虎主兇

煞。



文強拿起絲布包裹著小弟弟就想頂進去,那縫隙如此小,以文強幾乎初哥水

平經驗能?



文強左手包裹著受刺激而勃起陰莖,右手撐開屠嬌嬌屍身下面門戶,門戶露

出粉嫩的小穴洞。



「這尼瑪,太小了吧,怎麽進去?」



文強看著比小指頭還細小穴頓時傻眼了。



「不管了,反正死人一名,老子頂也要頂進去。」



文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屠嬌嬌小穴裏戳。



屠嬌嬌盡管身體不能動,卻能感受到,恨不能現在就咬死文強,但是又覺得

一種異樣感覺傳遍全身,至于下身痛楚和下地獄所受刑罰慘死怨氣相比完全是毛

毛雨了。



「反正沒死幾天,應該沒多大問題。」



文強說著幹脆甩掉絲布,就挺著陰莖往裏艹,盡管沒有進去,但是龜頭上的

異樣刺激感和神經元所反貫快感給了文更大刺激。



此時文強更沒發覺屠嬌嬌身體顫抖了下,手指動了動。



隨著陰莖淺淺的在屠嬌嬌門戶的小穴進出,文強陰莖開始分泌出前列腺,有

了潤滑,陰莖更進一步小穴內,此時文強強忍者龜頭微痛倍感鼓舞,小穴內居然

分泌出淫液來,不過文強並沒有注意。



「茲」



有了幾層潤滑文強深吸一口氣陰莖硬挺了進去。



小穴內狹小陰道幾乎讓文強差點瞬間繳械投降。



陰莖挺近去後並沒有直接開始野蠻沖撞。文強反而開始緩了口氣,歇了回,

讓陰莖刺激感減少,絲絲血迹隨著陰道口流了出來,證明屠嬌嬌處女終結。



屠嬌嬌終于松了口氣,畢竟這家夥在身上磨磨蹭蹭的確讓人不爽至極。屠嬌

嬌感覺陰道內那股炙熱陰莖所處位置一股異樣觸感好似小貓繞一樣,心癢難耐。

但是此刻卻不能主動動起來。這種欲生欲死感覺讓屠嬌嬌更是難受,一種恨不得

放棄體內惡魄融合。但是想想又豈能放過如此機會?



而陰道內陰涼幹燥,文強陰莖反而沒有多大刺激,因爲冷反而開始萎縮起來。



文強哪裏能忍,看著那如玉般光滑嬌軀雙手握住那挺翹飽滿乳房,色心一上

心頭,荷爾蒙一發不可收,陰莖瞬間無視那陰冷的陰道環境膨脹炙熱起來。



文強挺著陰莖開始沖刺起來。沒有潤滑,幹巴巴的,但是陰道內還是軟肉,

並不是冰塊,異樣刺激感不是雙手能給予的。



「噗噗」



水聲開始流蕩,盡管屠嬌嬌死了,但是如今半屍化,魂魄歸體有了思維,已

經能感受身體機能了,自然感受神經元所傳出快感至大腦,大腦複活自然反貫下

達指令給身體分泌出愛液。



異樣從沒有的快感湧上屠嬌嬌心頭。



盡管屠嬌嬌屍身一動不動,但是文強卻幹的起勁。



雙手不停揉搓雙峰變形,又還原的過著手瘾。



幹燥陰冷的陰道沒有活人灼熱刺激的快感,但是卻更能讓人持久。



陰莖每次深入,如同進入層層疊疊肉芽,好似排擠著陰莖又好似往內吸入。

爽的文強不能自已。



不知艹了多久,快感慢慢的開始聚集,隨著快感頂點聚集在龜頭,文強更是

加快沖刺速度。



隨著快感越來越快聚集龜頭,文強龜頭更是酥麻一片快到頂點了,一把操起

屠嬌嬌大腿將其頂在墓穴牆上,有著一緩更是延長了要射精時間。



乘著快感瘋狂艹這屠嬌嬌屍身小穴,就在又要快感要集中頂點的時候,小穴

內突然一陣涼意冒出,濕漉漉淋了龜頭一片,受此一擊,文強再也忍不住,精液

瞬間爆發射進小穴內部子宮口。



「啊」



屠嬌嬌此時再也忍不住沙啞叫了聲,身體還微微發抖回味殘留高潮餘韻。



文強一聽心中一陣驚跳,陰莖射後還是勃起,經此一嚇差點萎縮了。



「艹,臭娘們,嚇老子一跳!」



文強見屠嬌嬌沒動靜,隻當是神經電流作用反應破口大罵道。



「老子幹死你。」



文強趁陰莖還是硬的猛幹起來,本來有些疲軟的陰莖又堅硬如鐵起來。



似乎是幹的間隔時間短還是文強覺得用強有力能力壓服了心中那突然驚嚇而

出的恐懼似的感覺格外刺激,隻覺得哪怕屍變老子也幹死你,哪怕是食人僵屍,

也在老子胯下服服帖帖溫順如貓,哪怕你是洪水猛獸,妖魔鬼怪也在我胯下呻吟。



此時文強想道此處,隻覺得春風得意,快感倍增。



屠嬌嬌隨著一波波舒爽感,感受著子宮內精液散發驚人陽氣大喜過望。



「玄陰屍魁功本來至陰至邪,如今快轉化爲玄陰屍鬼,隻要吸幹此人陽氣再

進一步便是九陰玄煞不滅屍魔。」



屠嬌嬌心中冷笑不已。



墳墓四處周圍更冷了,如此反常若是有道之士路經此地就會發現此地乃是極

爲兇殘的養屍之所。



外面守著不讓文強跑出去的家丁肯定不是什麽有道之士,隻覺得此地邪門無

比,四周陰冷可怕,黑漆漆好似有一頭貪婪的野獸冷冷注視著。



兩人臉色更白了,好似大病一場,但是不想回老家的話,就得守著這位短命

姑爺先死在墓穴,可惜二人不知道,屠老爺早就將兩人性命作爲血食給屠嬌嬌預

留了。



「啧啧,真不錯,好吃好喝供著,還有美人相伴,舒爽。」



文強摸著屠嬌嬌赤裸屍體感覺肌膚冰冷而柔軟又有一些彈性咂了咂嘴感歎道。



操了那麽久文強也懶得再去將屠嬌嬌塞進衣櫃裏,索性就抱著睡了。



「聽說明清時期不少專門將那些童女,少女殺死後用臘封住用來淫樂,聽說

是最早的充氣娃娃了。要不要將這便宜老婆也封了玩?」



文強胡思亂想著睡著了。



月光光,心慌慌。月色下一具赤裸女子指甲慢慢長出半尺來長,旁邊一名抱

著她熟睡男子毫不知情。



屠嬌嬌指甲長度長完,口中尖牙開始慢慢長出,在夜色下放著寒光。



「咯咯咯」



隨著一聲雞呤,墓穴內屠嬌嬌口中尖牙慢慢縮回,新的一天到來了。



「師傅,我們到處貼這些符幹什麽啊,十塊大洋啊,不能就這麽浪費了,房

租還沒交呢,這幾天一個生意都沒接,不算那個貴人的話。」



一旁秋生幫著毛大初每家每戶貼符一邊回頭問頭問道。



「我知道,我知道,師傅肯定是什麽買一送類似的折扣活動、」



旁邊矮個胖胖文才搶先道。



「叫你們平時多用功,你們不放在心上。哎,也不知以後誰來繼承我這手藝。」



「你們沒發現小鎮上每人額頭發黑嗎?而且還是烏雲蓋頂,黑中發紅,也不

知是什麽樣的劫難,居然讓這鎮上所有人都有萬劫不複的血光之災,我也隻算到

一點劫數與那屠家有些關聯,具體也不清楚了。」



毛大初面色難看道。



也不知是什麽樣鬼怪這麽兇殘,要知道鬼怪傷人,都是單個事情,很少鬼怪

殘殺大量人群的。因爲凡是人都有陽氣,而人群集中陽氣更是兇猛。哪怕是鬼王

之類的也很少去人群鎮上,都是慢慢蠶食。



不管當初的毛小方,還是其他天師,大師,道長捉鬼驅邪很少見鬼怪破門而

入傷群衆的。都是冤有頭債主有主。



毛大初這邊一邊指揮兩徒弟布置天師滅屍符法,一邊琢磨著以符引雷法和曆

代道長的驅邪經驗。



毛大初擡頭看著街上人來人往,卻烏雲蓋頂的人群,好似人來人往的不是生

人,而似一群死人。一股涼意驚悸感彌漫心頭。



「這不是毛道長嗎?這麽早就開始工作啊,這到處貼那麽多符啥玩意這是?」



文強一大早打著哈欠吃飯早點對著毛大初師徒幾人打招呼道。



「原來是文強先生,老夫在這裏布置天師滅屍符法……其中蘊含三十六天罡

布置之法,和七十二地煞。成周天布局。還有此法……」



文強看著毛大初一談起這玩意,就沒停,唾液橫飛。



文強自動和毛大初拉開距離,就當聽催眠曲了,反正這裏沒電腦,電視什麽

的無聊要死。



正當晴天,萬裏白雲,突然黑雲滾滾,太陽正在消失。「啊??天怎麽黑了?」



「是啊,怎麽回事、」



「快看!天狗食日。」



無數鎮民紛紛議論起來。



突然一聲尖利女聲從天空傳來!



「嚄嗬嗬,所有人都得死!!!」



聲音中充滿無限怨毒與恨意。



「不好,鄉親們,大家快回家,關好窗門。」



毛大初在街道上連忙吼道。



毛大初在鎮上也算小有聲明,大家一聽,連忙趕回家去,隻是人群混亂無比。



「沒想到碰到日食了。運氣不錯啊。」



文強完全無視了毛大初一副愁眉苦臉,憂心憂民的樣子。



「文強先生,這裏很危險。還是趕緊回去關閉門窗吧。」



毛大初趕緊道。



「這隻是正常的日食而已,剛買的幾個燒餅,幾位要不要吃幾個壓壓驚,賞

賞日?」



文強那惡趣味的話濃的毛大初師徒三人非常無語。



「算了,我回天台,邊吃邊看日食,我倒看看有什麽妖魔鬼怪。」



文強見毛大初想說什麽連忙打斷後甩了個背影直接走人。



「這些老神棍都愛搞這麽名堂。」



文強也隻是心裏想想倒是沒說出口。



「師傅我們怎麽辦?」



文才對著毛大初問道。



「嘿,我看還能怎麽辦,自己找死關我們什麽事?」



秋生大大咧咧道。



「話不能這麽說,那可是大主顧!財神爺!」



文才這個矮冬瓜連忙反駁。



「去屠家!屠家下人們根本沒讓我們貼符,而且文強先生根本不信我們說的

話這個暫且不談,那孽障肯定是去屠家,屠家現在是陰煞之氣沖天,可能有不好

事情發生,我們趕緊去。」



毛大初是個正義感十足人,盡管和屠家不對付也不願看到妖魔害人。



「好濃的血腥味,我艹??」



文強一回屠家就看到滿體死屍,內髒到處飛,還有的屍體四分五裂。



文強一步步邁進屠家,看著到處血流成河場景,除了感覺惡心外,更是很大

疑問?這屠家,財産怎麽破?



「開膛手傑克穿越了?還是電鋸驚魂裏面那個家夥到了??艹什麽東西造成

這樣傷口??」



文強蹲來仔細觀摩著屍體自語道。



「咚咚咚」



圓狀物滾動聲音。



「誰?」



文強聽到聲音立刻毛發乍起,再怎麽神經粗大在這麽血腥慘案發生地點肯定

打十二分注意力。



滾動東西不是別的,是一顆人頭!而人體旁邊是一雙嫩白小腳再往上是一雙

修長渾圓美腿,纖細腰肢,大紅喜新娘喜服。



「嬌嬌?你沒死??爲什麽要殺你爹???我靠,什麽情況!!」



文強徒然覺得一個頭兩個大。



「文強,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嗎?那老東西可一直想你死呢,他隻是利用你

而已。而且很礙事。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屠嬌嬌猙獰戾氣的面孔微笑著有一種扭曲的美態。



或者說是病態,起碼文強是這麽覺得的。



「咳咳,那個嬌嬌啊,你是說嶽丈大人想殺我?這?而且你知道怎麽不和我

說?大家可以一起商量,不行可以談啊,現在怎麽收場??」



文強隻覺得真悲劇,剛結婚老婆是殺人狂魔屠了她自己娘家,簡直喪心病狂。



「親愛的,放心這裏不會有人知道的,包括你!」



屠嬌嬌性感紅唇邊突然露出兩顆尖利的獠牙。



「哪裏買的假牙??這麽大個人了還玩小孩子玩意?」



看著屠嬌嬌走進文強也不在意伸出手就去摸下獠牙。



「親愛的,難道還認不清現實嗎?我不是人。」



屠嬌嬌輕聲笑道。



「你當然不是人,你連你自己親身父親都殺了!」



文強一把抓住屠嬌嬌脖頸惡狠狠說道。



「當然,我喜歡,我也覺得那老家夥礙事,但是你方法太激進了。」



文強轉顔淫笑著一手抓住屠嬌嬌飽滿白嫩奶子揉捏著變形。



屠嬌嬌感覺胸部異樣感傳來,想起每天晚上激烈運動,隻感覺下面有點濕。



「你不怕我是僵屍鬼怪嗎?」



屠嬌嬌嬌軀軟倒在文強懷中勒住他的脖頸嬌喘籲籲問道。



「就算是僵屍鬼怪,這麽美的僵屍鬼怪,我也不放過。」



文強一邊下手摸索著屠嬌嬌玲珑挺翹臀肉一邊回答道。



「但是人家想和你永遠在一起啊。」



屠嬌嬌嬌嗔道。



「那就在一起咯。」



在修羅般血腥場景和一個女殺人狂做愛真是一種別樣刺激,文強,沒怎麽考

慮就回答了。



「不後悔嗎,親愛的?」



「後悔的才是傻子,親愛的,別說那麽多了。」



文強已經不滿足外面手足之欲,右手伸進了屠嬌嬌內裏胸口揉弄起來。



屠嬌嬌獠牙慢慢接近文強脖子。